您的位置: 苏州资讯网 > 星座

犹记那年浴血松山

发布时间:2019-11-09 18:54:01

犹记那年浴血松山……

今年4月12日,住在广州老人院的百岁抗日老兵林裕琦因肺部感染病逝。从此,广州地区健在的中国远征军抗日老兵又少一人。作为中国远征军第11集团军一位少校,林裕琦指挥两个营参加过艰苦卓绝的松山战役,也曾三度受伤浴血奋战。炮火连天、保家卫国的戎马生涯是这名百岁老兵铭记一生的记忆。

去年,本报采访林裕琦时,这位99岁的抗日老兵讲述了自己投笔从戎的经过,“那时我还在广州读国民大学一年级,日本人占领了东北三省。有人推荐说报考海军学校,我觉得挺好,就报了名。”

林裕琦回忆说,当时有70多人参加考试,海军学校只选了7个人,“我考了第3名”。然而只读了一个学期,他就开始发愁。原来按规定学制是5年,他担心等到毕业来不及报效祖国,就想报考黄埔军校。

1935年秋季,他成了黄埔军校燕塘分校的学生。“军校的训练很辛苦,我们要剃光头、在操场暴晒到流鼻血。”在3年苦读后,他从黄埔军校毕业。从此,爱国、革命的黄埔精神就一直陪伴着他。

1944年,松山战役打响。时任中国远征军第11集团军第71军第7团营长的林裕琦接到“一周内要攻克日军黄土坡据点”的任务,但据点十分险要,阵地外围300米已清走所有障碍物,里面密布7层铁丝,暗堡至少有13个。日军堡垒居高临下,完全没有射击死角。

第一次冲击,林裕琦派出一个连,半小时后第一层铁丝还没有被打开,已阵亡200多人。连长的遗体被抢回来以后,发现身中数10枪,头盔都中了3枪。

随后几天战斗同样惨烈。最后,林裕琦注意到我方阵地后侧有一片平整低洼地,他就用指挥部送来的地雷,炸死炸伤日军100余人,“我们就用炸弹,日军沉不住气开火就暴露了。我们立刻用火焰喷射器烧过去。”是役,两个营近千名战士共牺牲670多人。日军阵地前200多平方米的开阔地上,遗体叠了一米高。

在这样的战场上,林裕琦曾三度受伤。第1次被射中右膝,“医生建议截肢,我死活不肯。”直到接受了3次手术,才将子弹取出;受伤后不过20天,他又重返阵地;后被炸伤腹部,一星期后又和战友并肩作战。第3次,他被炸至昏迷,才被抬出了战壕。

美食
都市
大港娱乐新闻网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