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苏州资讯网 > 娱乐

魔装 第一零四章往事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8:19:42

魔装 第一零四章往事

苏唐在车内呆坐了良久,把那张画像扔到一边,随后跳出车厢,四下扫视着,蓦然发现习小茹坐在山坡处的一块岩石上,用手拄着下巴,在那边出神,几个黑狼卫正顺着山坡往下走,好像刚被习小茹赶回来。

习小茹的性格一向很活跃,极少有这般安静的时候,苏唐犹豫了一下,迈步向山坡走去。

距离习小茹还有七、八米远,她已经察觉到了,转过头,看到是苏唐,她笑了笑:“怎么?害怕了?”

“没什么好害怕的。”苏唐道。

“哦?”习小茹眉头一挑。

“大哥以前都能装糊涂,以后肯定会继续罩着我。”苏唐笑呵呵的说道。

“看你那小样吧!”习小茹笑了,随后侧了侧身,让出半块石头,又在石头上拍了拍,示意苏唐过来坐下。

苏唐离开车厢不久,闻香便回来了,小不点不能长时间躲着藏着,它很难受,所以苏唐和闻香会轮番的偷偷带着小不点出去,到没人的地方逗它玩一会。

推开车厢门,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,闻香左右四顾,发现苏唐和习小茹坐在山坡上聊着什么,这时她眼角瞥到车厢内有张纸,伸手把纸拿起来慢慢打开,她的神色蓦然变得僵硬了,竟然是她的画像!

闻香射身体微微颤抖着,她感到焦虑不安,心中也充满悔恨,焦虑是因为担心自己牵累到苏唐,悔恨是因为自己的表现太过软弱了,早就应该离开的,却因为过于依恋苏唐,痴迷于那种以前从没感受过的温暖与快乐,一天天拖延下来。

小不点察觉道闻香的异常,从闻香领口探出头,可还没等它说话,两个习家的黑狼卫正向这边走来,小不点立即把头缩了回去。

“不管怎么说,她都有可能成为我的弟妹,所以呢,就算她有些不是,我总该让着她的,但……我怎么也和她亲热不起来,现在,你知道原因了吧?”习小茹轻声说道:“她是诛神殿的后人啊……”

“大哥,你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苏唐问道。

“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了。”习小茹道:“几个城的武士几乎全都出动了,到处抓她,总不能遇到年轻的女孩就扣押起来吧?那画像已经被描了几百份,到处分发,只要看过画像,再看到她,不难猜出她是谁。”

“那几个黑狼卫……”

“他们倒是没见过,要不然,我也没办法管住他们了。”习小茹道。

苏唐突然发现,习小茹绝对不是他以为的那么简单,至少,她对自己的能力、对外界的影响以及控制力,有着非常清醒的认识。

如果遇到一些小事,几个黑狼卫自然会无条件服从习小茹的命令,但,如果遇到的是足以决定习家未来的大事呢?还会服从习小茹明显错误的命令么?绝不会的,至少也要派人偷偷回去报信。

“居然还敢大大咧咧的教训我,你以为自己很厉害、很聪明?”习小茹越说越气,伸手揪住苏唐的耳朵:“也就是我带着你们,否则你们能这么轻松走出来?还说我脾气刁蛮、任性,你怎么就知道我从来没忍耐过?!”

“大哥,为什么对我……”苏唐真没想到,习小茹会在暗地里做了这么多,他很不解,又不知道该如何问起。

“你是问我为什么会这样帮你?”习小茹顿了顿,轻吁一口气,低声道:“我师父说过,这世间种种,不外一个缘字,一切随缘而生,又随缘而走,最后随缘而灭。”

苏唐还在看着习小茹,那眼神很明白,大哥,说点实际的吧,别这么忽悠我。

习小茹有些愣怔,自家人知自家事,如果是在大正之剑认主之前,她真不一定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,但在大正之剑认苏唐为主后,很多事情都被改变了。习家的人坚定的认为,天煞刀与大正剑肯定会在一起,也必须在一起,没有什么能把它们分开,师父也说过,天煞刀和大正剑的主人,必将纠缠一生。

但,想让她习小茹把这些话说出来,是绝对绝对不可能的。

“罢了……”习小茹叹了口气:“你和诛神殿的余孽狼狈为奸……小辫子被我抓在手里,如果我不说点什么,你肯定会一直疑神疑鬼的。”

终于要说有料的事了?苏唐的神色变得认真起来。

“我四岁得到了天煞刀,五岁闹了一场大病,险些死于非命。”习小茹轻声道:“我和几个堂兄堂弟在后院玩,不巧掉进水井里,又惊又吓,被救起来之后,昏迷不醒了一个多月。正巧我师父到红叶城游历,我爷爷和她有一面之缘,哀求到她门前,她一时心动,出手救了我。”

苏唐眨了眨眼,这和他要问的似乎没什么关系。

“我是被人推下井的。”习小茹淡淡说道。

“什么?不可能吧?!是什么人干的?”苏唐一惊,习小茹可是习家的嫡长女,深得习家长辈们喜爱,居然有人敢在习家害她?

“我到现在也不知道。”习小茹道:“反正,当时院子只有我那些堂兄堂弟,再没有别人了。”

“不会的,大哥……你是不是想多了

?”

“我掉进井里后,几个堂弟就不用说了,比我还小,都被吓得哇哇大哭。”习小茹笑了笑:“那几个堂哥都是十几岁的人了,他们居然没想去找大人,要自己来救我,能救我也行,心还不齐,因为谁下井、谁拽绳的事情吵吵了半天,如果不是钟叔凑巧路过,听到后院有哭声,估计他们能拖到晚上去。”

苏唐一时说不出话来,十几岁应该懂事了,至少能想到去找大人求救。

“小三,你知道最可怕的感觉是什么吗?”习小茹缓缓说不道:“不是漆黑的洞,也不是冰凉的水,而是你仰望着那些救星,却又突然发现,其实他们每一个人都巴不得你快点死。”

苏唐陡然感觉一股寒意从脊梁骨窜了上来,这应该算是落井下石了吧?作为血脉相连的至亲,太没有天良了,而且那时的习小茹才刚刚五岁,何至于这般残忍?!

“你没有和你爷爷说?”苏唐问道,以前周倩说过,习小茹刚生下来不久就没了父母,是习家现在的家主习羽然一手把她带大的。

“和他说了能有用么?他会相信一个五岁小孩子的话?”习小茹道:“而且,我那二爷爷、三爷爷他们都是很公道的呢,把我几个堂兄都痛打了一顿,尤其是年纪最大的,被当场打断了双腿,所以,这件事也就过去了。”

“为什么会这样?为了天煞刀?”苏唐有些明白了。

“当然了,我一个小女孩得到天煞刀,肯定会有人不满。”习小茹道:“如果我死了,天煞刀自然要重新认主,那他们都有机会了。”

“最毒莫过人心啊……”苏唐摇了摇头。

“不过,我出事之后,我爷爷足有半年没有处理家务,整天都陪着我,等我好了,又让钟叔保护我,那些人再没有机会了,而且还有一种东西,叫做天赋!”说到最后,习小茹满脸都是得意。

“天赋?”

“我六岁成为真正的武士,十五岁晋升为斗士,在云水泽周边的几个城里,我绝对排在第一位。”习小茹摇头晃脑的说道:“再想害我,就没那么容易了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

“笑什么?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?”习小茹道:“远不止呢,明的暗的都不行,那些人就改变了策略,其实很多事情我到大了才明白,如果不是他们干扰,我或许十二岁左右就能晋升为斗士了,现在,可能成了真正的宗师。”

“他们怎么干扰你?”

“小孩子么,总是喜欢玩耍的,每次我开始修行的时候,总有堂兄堂弟过来找我玩,我呢,又板不住自己,就和他们出去了。”习小茹道:“然后,我不管惹出什么事,他们都护着我,不管我有理没理,反正都是对方的错,慢慢的,我的脾气越来越野,可惜啊,不管他们怎么算计,我还是成为了习家后辈中的第一人,世上有一种东西叫……”

“叫天赋,理解理解。”苏唐接道,随后到底忍不住了:“大哥,你也知道自己的脾气很野啊……”

“你又找打是不是?”

“那他们故意惯着你,又为了什么?”苏唐急忙转移了话题。

“想成为习家下一代家主,是要德才兼备的。”习小茹道:“我空有天煞刀,可行事荒谬、只知惹是生非、不明大局,又是个女孩子,自然也就绝了我爷爷他们的念头。”

苏唐叹了口气,从这些事情中他整理出了一些信息,习小茹只是对习羽然还有部分习家人有感情,一直没把家族利益看得有多重,所以才会暗中帮助他苏唐,如果习家非常团结,习小茹也一心要为家族出力,她的选择会非常艰难。不过,这应该是部分原因,不是主要原因。

“大哥,你说的和你为什么这样帮我……好像没多大关系吧?”苏唐试探着说道。

“白和你费了半天口舌,你还想知道什么?”习小茹怒了,猛地站起来:“滚回去陪你的小美人吧,再不走……”话没说完,习小茹伸手要去摸后背的天煞刀。

“别……别别别!”苏唐立即服了,换别人是吓不住他的,可习小茹有疯狂模式,她真的会变得六亲不认、翻脸无情。

蚌埠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
荆门治疗宫颈糜烂方法
十堰治疗白带异常方法
蚌埠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
荆门治疗宫颈糜烂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