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苏州资讯网 > 科技

道友记 第一百八十章 青梅分你一半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48:40

道友记 第一百八十章 青梅分你一半

一袋青梅很快被两个人吃完,此时只剩下最后一颗。

徐风说道:“我们一人一半。”

“怎么一半啊!又不能分。”小影蓦然想到了某种可能,脸上有点发烫。

如果是白天,一定可以看到一片好看的嫣红。

“你先吃,差不多了,我再吃。”徐风假装平静的说道。

“嗯。”小影点了点头,甜腻腻的青梅,在她嘴里只呆了有半刻钟的时间,轻声说道:“该你了。”

徐风偷偷一笑,嘴巴就凑了上前。

星光从两张脸的间隙透过,眼看就要挨在一起,那颗甜蜜的青梅已经从小影可爱的香唇中吐了出来。

却听见“吱呀”一声,学堂某个房间的门开了。

小影吓了一跳,连忙向旁边一躲,那颗青梅就掉在了崖畔的草丛里

徐风心中顿时有无数头羊驼狂奔而过。

借着星光,徐风看见迷迷糊糊的李客从学堂宿舍出来,随便找了一片草丛,就准备放水。

其实徐风在小木屋里吼那一嗓子,李客就被惊醒了,在床上翻腾了好一阵,又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
此时再次被二人的动静惊醒,尿意大盛,就出来方便,嘴里还小声嘟哝:数星星的狗男女,这么晚了还不安生。

徐风不但听清了李客的嘟哝,而且瞬间就想到了整治他的法门。

以徐风此时的真元,虽然不能操控神念,隔空杀人,但是搞点小事情还是足够的。

李客睡眼惺忪,看都没看,撩开长衫。一股畅快之后,浑身一阵哆嗦,转身回屋,继续拜访周公去了。

他没有发现,那些东西根本没有落到草地上,而是在空中奇异的拐了个弯,没有一丝声响,全部洒在了他的长衫上。

徐风做完这些,依然气愤难平。

什么时候出来不行,偏偏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出来捣乱,千载难逢的机会就这样白白错过了!

想起刚才神念攻击的对象,突然感觉有点恶心。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,心中狠狠说道:这个帐,以后再算!

“风哥哥,你冷了吗?”小影见徐风打了个哆嗦,关心的问道。

“不冷。不过,你要是冷了,我……我可以抱着你。”徐风说道。

“你不冷,我也不冷。”小影不再给徐风机会。

“那我冷。”徐风开始耍起无赖。

“那你抱紧自己,就不冷了。”小影笑道。

“你这什么逻辑!两个人在一起才能互相取暖的。”徐风说道。顾不上用词,连逻辑一词也说了出来。

“逻辑,逻辑是什么!”

“这个,就是……就是事物应该有的正确顺序。”

“哦!阿风,听你昨天的辩难,看起来你很有学问啊!好像比我懂得还多!”小影说道。

什么叫看起来好有学问,什么叫好像懂得比我还多!我本来就很有学问好不好,我本来就比你懂得多。徐风心里说道。

“你能给我讲讲,你所说的“经世济民”吗?”小影问道。

“这……这个……”

小影知道徐风不喜欢说这些,但她对这方面很感兴趣,虽然学了,也可能没什么用。

“讲讲嘛!讲讲嘛!风哥哥,人家想听呢!”

一个从来不撒娇的女人,如果突然撒起娇来,很吓人的。

徐风实在熬不住软磨硬泡,说道:“好,我给你讲。给你讲讲这个世界任何人都不知道的经世济民之学!”

“啊!真的任何人都不知道!”小影小嘴微张,惊讶的说道。

“是的,任何人都不知道。”徐风肯定的说道,脑海里立刻浮现出《国富论》,《宏观经济学》,《微观经济学》还有《货币论》等等经典理论著作,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。

“有交换价值的物品呢,就是商品……”

“银子呢,可以理解为充当一般等价物的特殊商品。”

“那什么是一般等价物呢?”小影从来没有听过如此深刻动人的理论,脸上全是崇敬的神情,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徐风,不停说出一串又一串,自己从来没有听过,任何书籍上也没有看到过的名词。

徐风好像重新回到了大学的讲台,一个漂亮妹子,双手托腮,一脸迷蒙的看着讲台上挥斥方遒的自己。

“商品经济其实是自由发展起来的,自由是商品经济的灵魂。权力应该适度干预,制定一些明朗的框架,然后让个个商户啊,农民啊,贩夫走卒啊,充分发挥自由。”

“总之,追逐利润的商人,自然会带来社会和经济的繁荣。”

等徐风把这些理论完整的叙述清楚,解答了小影的全部疑问。东方的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,天边最亮,两人命名为“风影”的那颗星辰,已经消失在银色的天幕里。

“这样啊!”小影点头叹道,深深的看了一眼徐风。

“阿风,我是不是看起来聪明,其实特别傻?这么多重要的道理我都不知道。”小影说道。

徐风干笑两声。说道:“怎么会,你是世界上最聪明的,最漂亮的,最可爱的姑娘。”

“唉!”小影叹了口气,已经习惯了徐风的油嘴滑舌。

其实徐风说的并不过分。

自己曾经是一名学贯文理的博士,而且生活在那种经济充分发达的世界里。在那样的世界,对于经济的理解好像是自然的,简单的本能。毕竟,那个世界经济几乎决定一切。

而在这个看起来古老的地方,能有人一夜之间就听懂,并理解那些理论,这大脑的接受程度是何等的强悍,学习能力是何等的惊人。

要知道,那个世界的大学,多少听了整整一学期课堂的孩子,仍然在死记硬背这些理论,并且连死记硬背都过不了考试。和他们比起来,小影就是天才。

“这些东西,你跟别人讲过吗?”小影好奇的问道。

徐风想起了改造东城的盘西林和汪明明,说道:“没有讲过,但鼓励别人实践过。”

“实践!”小影惊道:“这么厉害!我好羡慕能实践这些理论的人。”

“可惜,可惜我不是男儿身。”小影叹道。

“你可千万不能是男儿身!”徐风笑道:“不然怎么做我的小影!”,轻轻搂了搂她。

小影甜甜一笑,心想也是。

天已经完全亮了,坐了整整一夜的两个人,身上有点酸麻,互相依靠着才站了起来。

宋夫子早上有晨观的习惯。

晨观,就是站在学堂最高位置,观看日出和云海的意思。

按照读书人的说法,这样能培养自己的浩然之气,陶冶胸怀天下的情操。

昨天的事情过去,只是一个晚上的时间,宋夫子好像已经从理想幻灭的灰暗情绪中走了出来。

精神矍铄,神采奕奕。高大的身材,罩着一身白衫,昂然立在一块凸起的山石上,像是要飞升的仙人。

看到互相依偎着站起来的徐风二人,宋夫子轻轻咳凑一声,转过脸去,面向初升的万道霞光。

徐风小影有点尴尬,相视一笑。

潮州性病医院哪家好
娄底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
湖北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
潮州性病医院排名
娄底治疗白癜风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