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苏州资讯网 > 健康

阎明复出书谈文革期间在秦城监狱的遭遇囚犯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3:12:35

阎明复出书谈文革期间在秦城监狱的遭遇囚犯林彪

原标题:阎明复出书谈狱中生活 秦城监狱到底什么样?

近日,原统战部长阎明复出版回忆录,书中提到自己文革期间在秦城监狱的遭遇。他回忆,“监狱的楼形像一个‘U’字,中间就是放风场。放风场是由长方形的格子间组成,东西两侧各十间。每个格子间都是露天的,有个小门,进去三面是墙,放风就是在格子间里‘坐井观天’。”

寥寥数语,勾勒出墙内的壁垒森严。神秘的秦城监狱以关押中国高级别犯人而备受关注,刘铁男、季建业在这里被提审,薄熙来、王立军在这里服刑。秦城监狱可谓见证了众多高官的沉浮人生。

进秦城监狱的都有那些人?

号称“中国第一监狱”的秦城监狱,是1950年代苏联援助新中国157项经济与国防建设的工程之一。与其他监狱隶属司法部不同,秦城监狱是我国目前唯一一座隶属于公安部管辖的监狱。

秦城监狱得名于它的位置——北京昌平区小汤山脚下的秦城村。刚建成时的秦城监狱,由4栋3层青砖小楼组成,编号分别为201、202、203、204。每栋楼房单独成一个院落,院前有一大片空地,供犯人放风用。

文革时期,由于高级“囚犯”陡然增多,1967年,秦城监狱又增加了6栋楼房和6个院子。

在不同的时期,秦城监狱关押的犯人也有所不同。文革结束后,这里关押着“四人帮”,上世纪90年代后,秦城监狱关押的则主要以贪腐高官为主。如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,原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,原国家统计局局长邱晓华等。

对于省部级贪腐官员(含副省部级)来说,无论他们在那里被判决,大多会被集中到秦城监狱服刑。

秦城监狱的囚犯们怎么生活?

在秦城监狱关押的高官,他们的生活条件,也会比在普通监狱要优越一些。

曾参与审判“四人帮”的法官王文正在《以共和国名义判决》中写道,秦城监狱的设施和条件,“远远超过当时中国普通人家的居室”。那是1980年,作为预审员的他就住在秦城监狱的监房里办公。

综合媒体报道来看,监狱里高官的监房约20多平方米,铺着地毯,床是沙发床。每间监房都有独立卫生间,带脚踏式冲水的抽水马桶。房间内墙壁经过特殊处理,防止囚犯自杀,室内所有永久性设施都被去掉棱角,打磨成圆形。

牢门是铁皮包着的木门,门上方和厕所都有“窥孔”,供哨兵24小时监视。对于重要的犯人,监室内会设3道岗哨,没有人身自由可言。

曾任秦城监狱监管处处长的何殿奎曾回忆,高官的伙食标准是按部长级待遇。早餐有牛奶,午晚餐是两菜一汤,饭后有一个苹果。苹果是刚从冷库里拉来的,放在稻糠里保鲜,拉来时那苹果都冒着气儿。还给他们发固体饮料,一盒12块,一块能沏一杯柠檬茶。方糖分白色和咖啡色的两种。每天如此,即便在上世纪60年代的困难时期都一样。

给他们做饭的则是专门从北京饭店调来的乙级厨师刘家雄。何殿奎回忆,食物中还配有海参和鱼翅。

另有媒体报道,一些在押官员除了可以“读书看报”,每天还有一段时间可以看电视,一般集中在晚上7点到9点。

监狱内囚犯彼此无法见面

秦城监狱见证了众多高官的起伏人生,其中不乏“吊诡”的人生故事。比如,它是公安部副部长杨奇清负责建造的,但是第一个被关进去的就是他自己。

曾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的冯基平当年主持修建秦城监狱。多年后,他自己被打成“叛徒”,进了秦城。他曾经说:“我要是知道我建的这座监狱是关押我自己的话,我一定会把它建得更好一些。”

十八大以来,不少官员已经被关进了秦城监狱,此前,央视曾播出专案组在秦城监狱审讯刘铁男、季建业等人的画面。薄熙来、王立军等人也已经在秦城监狱服刑。

在秦城监狱,虽然关押的许多高官彼此相识,但他们并不知道彼此关押在那里,也不存在见面的可能。放风是严格隔开的,绝对避免见面。哨兵也只知道其编号。“这里就像是一个只有看守和我的世界,”曾被关押在秦城监狱的“林彪、江青反革命集团案”主犯吴法宪在回忆中说道。

新京报新媒体颜颖颛

综合新京报、环球人物杂志、中国周刊、文史博览、人民、民主与法制时报、参考消息等

上市公司开发小程序
线上教育有哪些小程序
怎样加入小店微商城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